首页 >生活

舜天高层俱乐部生存状况差因税负重中超没队

2019-06-06 16:27:05 | 来源: 生活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益母颗粒适合什么人吃
月经量少可以中药调理吗

名不见经传的德拉甘,几乎无人知晓的达纳拉赫,他们所效力的经常被人遗忘的江苏舜天……2012中国足球超级联赛闭幕的那一刻,江苏球迷脸上的骄傲神色,仿佛在提醒世人:请别藐视江苏舜天,它是亚军。

其实,早在2012赛季前半程,舜天就已悄然提速,积分榜上一路赶超广州恒大,并把身后球队逐渐甩远。只是,在德罗巴、阿内尔卡、孔卡、巴里奥斯等大牌球星如太阳般的光芒照射下,草根舜天显得有些暗淡——但这并不影响舜天飞奔的脚步。

南京奥体中心是江苏舜天的主场,也是俱乐部办公地点。在这里专访了江苏舜天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刘军。

精打细算花钞票

刘军丝毫不介意“平民”球队这个称号,他对球队走出的这条“平民”路线做出了这样的阐释:“这正好符合了国信集团的风格:低调、踏实、目光长远。我们不希望前一年收到很多赞美,第二年又被骂得一无是处。大起大落可不是件好事,我们不希望过多地暴露在风口浪尖之上,而是用一种坚定且平和的心态去经营这支球队。我们投资的数目在中超球队范围内处于中游,但却换来了第二名的好成绩,相对来说,性价比比较高。”

的确,无论是买球员、请教练,还是整个俱乐部的运营投资,江苏舜天在中超16家俱乐部中都算不上拔尖,至少不会像在积分榜上的位置那么惹眼。

据不完全统计,2011赛季之初,国信集团对俱乐部计划投资只有5500万元,随着赛程的推进和球队发展建设的需要,赛季结束总投入达到1亿元。

增加的费用中,就包括塞尔维亚前锋耶夫蒂奇和乌兹别克斯坦中后卫塔季耶夫这两名外援的转会费和年薪。“这两名外援对球队帮助很大,特别是耶夫蒂奇,他激活了达纳拉赫。在达纳拉赫20多个进球的战绩中,耶夫蒂奇这个搭档也功不可没。外界谣传我们的外援年薪只有十几万美元,我们从来没有向外界公布过这样的数字。拿达纳拉赫来说,他刚来时是三四十万美元,而且每年都在上涨。”相对于一些俱乐部的重金投入模式,江苏舜天走出一条“精打细算”的路线。刘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经营俱乐部要理性,尽可能以较少的投入换来相对大的回报。但基本的保障一定要到位。不能乱花钱,但该花的钱不花肯定搞不好。”

据江苏舜天方面透露,下赛季集团对俱乐部投入的预算涨到1个亿,并再随情况的变化追加。

“江苏舜天在本赛季取得了好的成绩,得益于国信集团的重视和支持。国信舜天集团作为江苏省内较大的国有外贸企业集团,本没有太多通过投资足球来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的需求。投身于这项事业是缘于一份社会感——中国足球成绩不好,但老百姓喜欢这项运动——国信集团希望在能力范围之内来为百姓做点事情。”刘军说,“虽然俱乐部是个相对特殊的企业,不能完全按照国有企业的思路和理念来运营,但还是尽可能地按照集团模式和要求去做,特别是在核心方面,比如财务工作:我们的财务人员都是从集团直接派过来,并严格按照集团规范进行工作的。”在刘军看来,集团的重视很重要。他认为,其实现在有一些俱乐部生存状况不太好,深层次原因是背后的支持保障不力。

好成绩不一定有好收成

球队的好成绩是不是意味着俱乐部的好收成?答案也许会让人失望。

至少在刘军眼中,球队虽然创造了积分榜的历史新高,可财务状况却和这份辉煌没多大关系。“据我所知,现在中超16家俱乐部,没有一家是盈利的。上亿的投入换来的仅仅是200万~300万元的年终分红。”

俱乐部到底是赢是亏?这话要两说。“从俱乐部角度看,如果把集团投入作为一种广告赞助,那俱乐部就谈不上亏损;从投资方角度看,动辄上亿的大手笔往往换来的经济利益却是微乎其微。”刘军说。人们都知道,足球是一项烧钱的投资,投资方的“醉翁之意”往往在乎“山水之间”:实现品牌推广、进行利益置换或者承担其社会。

在刘军看来,俱乐部的收入结构呈现着一种罕见的“倒挂”现象。

在国外相对成熟的联赛中,其主要收入渠道是赛事转播;然而在中超联赛中,转播权归中超公司所有。据中超公司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2012赛季,中超全部240场比赛各频道累计收视2.79亿人次;各频道播出时间共计2644小时49分钟;各频道播出场次共计1448场。这组数字看似壮观,但作为这台“大戏”的“演员班子”中超球队却没尝到太多甜头。

据了解,中超公司每年将赛事转播委托给相关机构进行运营,然后将收入按照一定的比例连同冠名商、赞助商等赞助费用按照一定的百分比作为年终分红分给各个俱乐部,分红收入对于动辄掷金上亿元的投资方来说,简直微乎其微,而转播的回报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从1994年到现在,江苏舜天每个赛季的转播权收支状况上一直都是倒贴,因为俱乐部要付费给地方电视台协助制作信号及转播。”刘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不是电视台的问题,电视台自身也有经营压力,他们会购买他们认为有价值的节目版权。”

刘军认为,俱乐部与电视台之间的利益关系应该由中超公司出面协调。“我们不是缺这笔钱,只是这样的状况让我们感到不舒服。转播权本应该作为俱乐部重要的收入来源,却成了我们的支出,可见中超转播市场的运作还不规范。”刘军说。下赛季状况是否会改变?还有待观望。

广告和赞助市场也不景气。“大多数广告还只是集团内部关联企业来‘捧场’,真正市场化的广告非常少;而受瞩目的赛场LED广告的三分之二展示时间被中超公司拿走,俱乐部的招商空间比较小。”即使是这样,广告赞助的收入仍然是俱乐部全部收入中的支柱。

“这样的局面,表面上看是中超公司对俱乐部权益的过度垄断,制约俱乐部的商业开发和自我造血能力,实际上是整个中国职业足球的大环境不好造成的:职业足球的市场不够成熟,没有更多的外部资源渗透到足球产业中来,足球产业仍然有待形成规模。而中超公司过多地承担行政领导的角色,俱乐部只能执行其决策,没有话语权。”刘军说。

希望政府给更多扶持政策

刘军说:“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生存状况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税负过重。”他表示,“政府现在完全把我们当成一个市场化的企业看待,从管理到税费,完全按照普通公司的标准。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压力。”

据不完全统计,俱乐部每年上缴的包括营业税、个调税等多项税收占到母公司投入的近1/3。“国信投资足球俱乐部,是想为百姓做点事,想为江苏足球发展出点力,绝非出于盈利目的。我们在做公益的同时,还要承担如此繁重的赋税,这有些不合理。”刘军坦言,“中国职业足球需要松绑,国家应该给予俱乐部一些相对特殊的扶持和优惠政策,给俱乐部提供一个相对宽松的坏境,才有利于推动足球产业的发展。”

除了希望政府在税收方面给予支持,刘军认为,要想真正推进中国职业足球发展,发展青少年足球事业是根本所在,现在国内联赛中的一大问题是人才断档。

为解决这个问题,江苏省国信集团、意大利帕尔马足球俱乐部和南京外国语学校正联合筹划开办一所足球学校,即将启动招生计划。刘军对足球学校的前景充满信心:“球队要想保持好成绩需要后备力量,而培养青少年人才是职业足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江苏舜天致力于通过人才培养带来收益来形成产业链。不光要培养足球人才,更要体现人才价值,体现足球的价值。”

对于中国职业足球的未来,刘军期待:“一家企业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政府如果能够加大力度,建立合理而完善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机制,并给予职业足球发展相对宽松的环境,也许会事半功倍。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只有从一点一滴做起,才能把体育事业这个金字塔建好,而职业体育这个塔尖才有可能闪耀光辉。”

舜天传奇

作为中国足球甲A联赛的创始球队之一,江苏职业足球队在甲A赛季就遭遇降级,之后连续14个赛季游走在低级别联赛中。

终于,在2008赛季,也就是江苏舜天接手江苏足球的第九年,球队提前七轮升入第二年的中国足球超级联赛,提前六轮获得中国足球甲级联赛,成为目前为止中国职业足球史上提前轮次多升级、间隔长时间重返联赛的球队。

2010年,国信集团合并舜天集团并接管俱乐部,球队成绩自此一飞冲天:2011赛季获得中超联赛第四名,2012赛季斩获中超联赛亚军;随后又在2012年中超联赛颁奖典礼上拿下射手、球员、门将、教练、人气赛区、公平竞赛6项大奖而成为赢家。一直以来,“江苏舜天”被媒体称为“平民”球队,却在中国职业足球的金元时代上演了一个奇迹——不得不说,这支“平民”球队很争气。

( 金佳玉 孙维晨、吴诗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央行-取消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交易流通审批
双管齐下 盛夏宝宝防蚊有妙招
克鲁格曼:美国正走向拼爹时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