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叶檀关于中国房价预测席勒与任志强谁能赢

2018-11-27 15:54:54

叶檀:关于中国房价预测 席勒与任志强谁能赢

席勒与任志强,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都提及中国的房价,并做出不同的判断。

2013年,由金融专家分享诺贝尔经济学奖,人们希望能够理解资产品价格的定价真谛,以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泡沫经济的覆辙。不过,从法玛发明着名的有效市场理论以来,全球发生金融泡沫的频率不降反增,而席勒警告人的动物精神制造 非理性繁荣 ,也没有让投资者更加理性。另一位获奖的经济学家、专门研究计量经济学的汉森以 广义矩估计理论(GMM) ,为投资者对信息的反映在资产定价中的作用提供了可用的工具。

席勒认为,短期市场不可测,但长达三到五年的市场趋势可以预测。凤凰证券对友进行的调查显示,52.22%的友认为这套理论是可行的,模型是成立的。当问到是否适合A股时,62.77%的友认为根本没戏。

A股在诺贝尔经济学奖模型之外。

从短期看,某些股票是可以预测的,否则,我们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股神,地在利好出台、股价拉升之前埋伏在股票之中,等股价拉升之后大赚特赚。但从长期看,A股市场难以预测,谁能够说清三年之后市场会怎么样,谁能够预测目前的熊市持续到何时,是否在市场非理性地极端低迷之后,就会自然迎来一波牛市,直到疯狂的非理性乐观摧毁牛市为止?

用法玛的有效市场理论衡量A股市场,难以得出让人满意的结果,虽然国内的金融专家满嘴都是随机漫步、有效市场,都是雾里看花。从1900年以来,就有一派科学家用数据、模型与分析,印证商品价格不可测。法玛1965年在《商业杂志》上发表了题为《股票市场价格行为》的文章,指出股价不可测是因为股市太有效,股价中包含了所有的信息,要找出市场的错误战胜市场是不可能的。

数学家与金融学家逐渐完善有效市场理论。1967年,罗伯茨将 所有可能获得或利用的信息 分为 历史信息 、 公开信息 和 内部信息 三类,提出了证券市场的弱式有效、半强式有效和强式有效的区分方法。1970年,尤金 法玛在此基础上,提出弱有效市场、半强型有效市场、强有效市场,弱有效市场中股价反映过去的一切信息,半强型反映过去与公开得到的信息,而强有效则是所有过去、现在,公开、非公开的信息。

所有这些理论都未设想过以下极端情况,在信息基本紊乱的市场,价格该如何制定?如果基本指数被看作政绩,大公司业绩受到人为干扰,如果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故意颠倒黑白,或者先预喜再报亏、先预亏再报喜,那市场又会如何反映?

A股市场起码可以印证一点,当投资者得不到基本准确的信息时会发生两种情况,首先是羊群效应,大量投资者集中在资金集中之地寻求安全边际,他们以为资金互相取暖就可以摆脱屠刀。目前的创业板市场就是典型,以往投资者曾经喝酒吃药、文化创新,让资金扎堆刺激人气。其次,市场情绪会更趋于极端,市场悲观延误数年,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无法走出失效的漩涡,不得不依靠暂停IPO等强心针恢复市场生命。

目前热火朝天的房地产市场同样落到模型之外。席勒从2009年开始曾经数次警告中国大城市的房地产,按照房价收入比、租售比,中国的房地产应该早已崩溃了,其泡沫比日本泡沫时还要高。四年过去了,中国的房地产除个别城市外普遍上涨,任志强说房价还会涨,谁更准确?

泡沫总会崩溃,但我们无法预知什么时候崩溃,尤其在民间财富隐性化,投资渠道单一化,个人购房家族化的背景下,以较为完美的模型进行预测是不可行的,起码收入等重要变量必须进行更正,可能以王小鲁的灰色收入来衡量房地产泡沫,会更准确一些。席勒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提到了中国的收入差距。

国外金融学家对中国市场并没有那么关心,他们的模型建立在西方市场的历史数据上,我们不必自作多情,非逼国际金融专家谈中国股票与房地产市场,而应该建立基本的信息准确度,建立基于自身历史数据库基础上的合适模型,才能有对话的前提。

鲜奶巴氏杀菌机
回收油漆
启辰汽车店天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