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香港多层直销公司广东拉人圈钱洗脑术把人套

2018-11-05 09:29:22

香港多层直销公司广东拉人圈钱 洗脑术把人套牢

10月6日,香港铜锣湾一栋写字楼前,数十名来自珠三角各地的市民,拉出早已准备的横幅和告示牌,开始陈情与抗议。他们所抗议的公司,名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简称亮碧思集团),为香港一家多层式直销公司。

“我们被亮碧思集团内地经销商拉到香港‘洗脑’、交钱,然后回内地搞传销,结果损失惨重,少则数千元,多则几十万元。”当天参与抗议的肇庆人彭先生告诉羊城晚报。

早在2009年,亮碧思集团就被爆涉嫌跨境非法传销,随后内地相关执法部门对其开展一系列的严厉打击行动,致使一度销声匿迹。但禁而未绝,近又抬头,卷土重来,并在珠海、中山、深圳、广州、肇庆等地发展了众多“经销商”。

眼红提成,结果套牢自己

亮碧思集团官显示,公司成立于1998年,为多层式直销企业,初经营香薰精油。亮碧思集团旗下,共有SPN、THY、明升、汇爱四大团队。4个大团队之下,每个还有无数个小团队。

亮碧思集团主要采用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通过不断发展他人加入,“业绩”便不断增加,进而不断向上“晋升”,由普通经销商、爵士、伯爵、侯爵、公爵、勋爵、爵,七级逐级而上。不同级别不同提成额,上线可以从下线销售额中提成。

“我成为普通经销商后,上线就不断地鼓励我投更多钱,说晋升之后会有各种好处,如普通经销商只可以获得购买产品20%的提成,而伯爵可以有38%提成。”来自中山的张红说,按照亮碧思集团规定,购买一份62587元港币“大单”,普通经销商直接晋升为伯爵。

张红这么做了。但她去香港提货,发现产品价格贵的离谱:一个用来点精油的普通玻璃瓶,近900港元;一罐很普通奶粉,360港元;一串所谓磁铁项链,1000多港元。“华而不实,压根就卖不出去。”

张红知道产品很难卖出去,想发财只能靠骗别人,但她又不好意思向身边亲朋好友下手,也骗不到陌生人,她在上线的“鼓励”下,自己掏腰包,用他人身份证,买了5张“大单”,将自己发展了自己的下线。

“每个5万多元,加起来就30多万元,这些钱都是我借的,结果进退两难。”张红成为了一名侯爵,但她实际上没有下线,所谓提成,不过是自己左口袋到右口袋。“很多经销商为了晋级,自己同时买了几个大单,损失惨重。”

赴港考察,洗脑之后中招

今年5月,谭梅离开老家,到佛山找工作。初来乍到,她通过加个一些好友,其中一位男生差不多每天都准时准点地嘘寒问暖,谭梅觉得心里暖暖的。

相识一个月后,谭梅吐露出想辞工出来做生意的想法,该男生告诉她,他现在跟着表哥做外贸,从香港进红酒到内地销售,利润很高。“他说,可以介绍我跟他表哥认识,然后一起去香港考察。”

6月18日,谭梅与另外4个新人在5个“老人”的陪伴下,被带到了香港亮碧思集团。一到香港,先直接带到世贸中心33楼,亮碧思集团会计部所在。接着带到另一栋写字楼的14楼,里面正在上课,“坐满了人,乌压压一片,估计得有七八百人。一个老师在台上讲,时不时发问,台下的人附和着喊口号。”

此后三天,她每天都在该14楼上课。每天早上7点起床,上午下课,中午围桌分享,下午上课,晚上再围桌分享,每天都搞到凌晨2、3点。谭梅想上厕所,却都有人跟着。6月22日,脑子晕乎乎的谭梅在带她去香港的男生地反复劝说下购买了两个精油瓶子、两瓶精油等5000港元产品,成为亮碧思普通经销商。

6月22日晚,谭梅回到佛山。对方让她凑62587港元,购买一个“大单”成为伯爵。“我身上没钱,他们就现场教我打,跟亲朋好友借钱。”6月25日,她把原准备给妈妈治病的4万加上借的1万多元,让他上线买了1个“大单”。

6月27日,她回家后,细想觉得不对劲,便提出不再买大单了。对方却告诉她,已经提交给香港了。但直到一个月后,她才拿到大单。

附在大单前,有亮碧思集团一系列公告于声明,其中一份内称“(1)本公司及本公司高层绝无在国内作任何传销之活动;(2)对加入本公司传销计划之独立经销商,本公司已作出书面指引,‘内地居民来港加入传销计划后回国内发展传销络,会触犯国内相关法例’。”

亮碧思集团声明让谭梅不解。“亮碧思集团说没搞传销,却提供场所给内地经销商来港上洗脑传销课程、联谊,开会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她回内地前,亮碧思集团上课的老师还打“预防针”,“老师说内地络上有亮碧思很多负面消息,这是因为亮碧思集团太大,生意红火,所以树大招风,很多人眼红,所有负面消息不可信。”

打而不绝,赴港维权受困

2005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亮碧思”的经营模式和上述规定十分接近。只不过,它上课、产品交易、薪酬结算,一律都在香港完成。2009年,亮碧思集团被爆涉嫌跨境非法传销后,内地相关执法部门对其开展一系列的严厉打击,但亮碧思在内地尤其是珠三角,活动一直没有停止,近两年更有发展迅猛的苗头。就接触到来自珠海、中山、深圳、广州、肇庆等地的亮碧思经销商,他们都是近两年加入的。

今年10月17日,肇庆23名亮碧思英峰兰团队受害者,前往肇庆打传办报案,接着又去了肇庆市经侦局。肇庆市经侦局受理了他们的报案,并找他们录口供。

“该公司多年来在珠三角地区活动猖獗,以中产人士为主要销售对象,平时多在一些饭店、茶庄暗中活动,诱骗群众到香港上课(洗脑)后再交钱。”佛山顺德区打传办主任叶卉今年7月曾告诉媒体,接到多起亮碧思拉人头的投诉。

“亮碧思集团到底发展了多少会员?接受采访的相关受害者,均表示难以估计。获悉一份经销商今年3月奖金分成表,长达16页显示人数就达5737人。

今年8月27日,东莞清溪警方查获一个亮碧思“清溪飞鹰团队”。据警方披露,该团队归案前已经发展到规模约300人,骨干成员达80人,涉案金额高达2000多万元。清溪警方刑拘15名骨干成员,同时还查缴保时捷等6辆名车。

10月初,在一个亮碧思受害者交流群,一友发出一则通告称“深圳金毛家族龙华团队大头黄某被抓,经侦办邀请受害者到派出所举报上线,请各位受害者站出来一起去举报上线!”向当地派出所求证,他们证实了这一说法。

在百度贴吧、微博、群,来自珠三角各地的亮碧思集团传销受害者们,成立了各种维权联盟,不断对外公布亮碧思集团的传销手法,直指亮碧思集团行骗。

今年8月17、18日,来自珠三角数十名受害者,前往亮碧思集团总部抗议陈情。10月6日,又一拨受害者,前往香港亮碧思集团总部抗议,“我们也不知会收到什么效果,但至少看到我们抗议的同胞,可以多一份警惕。”

目前香港相关法律,并无禁止传销的相关规定,只要销售相关产品是合格产品,并不违法。所以,虽然不断有珠三角居民向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投诉亮碧思集团,香港警方也曾进行了相关调查,但经过调查后认定亮碧思集团未违例。

很多来自内地的经销商也指出,他们知道传销在内地是非法的,因此便把潜在客户带来香港,在香港达成交易。“因为牵涉到跨境,维权陷入两难。”珠三角反亮碧思核心骨干彭先生如是说。

2010年起,亮碧思集团为了应对内地对非法传销的严厉打击,所有侯爵以上的经销商,必须在香港注册一家外贸类公司。如此,经销商与亮碧思公司的合作成两个公司之间的合作。“经销商是独立法人,而且是在香港注册,所以经销商在内地开发络时,是经销商在触犯法律,而非‘亮碧思’。”一位不愿意出具姓名的律师说。

从已经曝光的情况看,珠三角多地已开始新一轮打击亮碧思传销行动,但所打击的对象也均为内地的经销商,无法追究到亮碧思集团。亮碧思集团老板黄树雄曾将被抓获的“经销商”比喻成“蚂蚁”,将香港公司总部比喻成“蚂蚁窝”,“踩死几只蚂蚁没关系,只要蚂蚁窝没有被捣毁就好”。

10月6日,彭先生他们向香港特区政府办公室递交了一份请愿信,要求政府介入。10月15日,彭先生致电香港特区政府办公室,对方称将会在10天内书面答复。(羊城晚报陈强)

原标题:香港多层直销公司广东拉人圈钱洗脑术把人套牢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大棚管
自洁式空气滤筒
手机棋牌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