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放火的老太太

2018-09-25 10:26:23 | 来源: 健康

多人站在门外快意恩仇地笑了。

从此超人被排除在所有圈子之外,孤立而孤僻。还好那时已拉开大四的序幕,超人N多的证书换得了用人单位的重视。他被邀请飞往北京面试,以全程五星级的待遇,逃离了鄙视他的周遭。只是他临走前的那天晚上,突然把我从宿合里叫出来。

是很清朗的夜晚,有月光和星,超人站在树下说: 我很喜欢你,戴瑞配不上你的。你要是想明白了,记得给我打。 说完,他极用力地抱了抱我,转身跑了。

那一天我才知道,有些男生是用厌恶来表达喜欢的,比如 姜爱民,那个外号叫超人的男生。

爱马仕先生

爱马仕先生是我的老板,高中毕业就开始创业的赚钱达人。他全身上下都是俗不可耐的名牌,只有背着的那只包是精致惹眼的小马车。因为没上过大学就赚到了钱,神情里对持本科文凭的人,总有一点淡淡的鄙夷。

我深度,他聘用一千大学毕业生的目的,就是用来鄙视的。他特别喜欢对新人说: 看到没,我17岁出来闯的时候只有500块,现在有5000万的家具厂了。

没错,我进了一家远在开发区的家具公司,就是那种充满刨花油漆味的家具公司。找工作之前,我和戴瑞都觉得自己活得特另类,浑身充满了与众不同。可是后来才发现,80%的大学同仁都像我们一样,自以为另类地活着。其实那些奋进的人才是另类。他们都了。

我在毕业五个月后,想明白了这个真实到惨白的问题,毅然做了家具公司一个月1200块的经理助理。但戴瑞还是想不明白,他觉得自己这样,这样流行,有前卫的思想和眼光,他相信,自己总会有闪闪发亮的那天。他不被看好,只有一个原因:这个城市太小,不够先锋,不是滋生时尚的温床。于是他决定远走上海,自费奔赴梦想之都。

戴瑞临走的那天,我去送他。我们站在人声鼎沸的候车大厅里不说话。我知道,他一走就不会回来了。他有了更广阔的视野,决不会再回头垂怜家具厂的小助理。扬声器里传来检票的广播。戴瑞说: 我

我拿出新领的工资,塞在他手里,说: 梦想是要钱的,走吧。

戴瑞没拒绝,没推辞,我说中了他的软肋,他只能以吻作答。其实,他那句没说完的话,大概是 我会回来 之类的吧。

可是,谁信呢?

那天,我上班迟到。中午12点才出现在厂区的办公室。爱马仕先生打开他的爱马仕,掏出他的,瞄了一眼说: 我已经给你打了八通,你做什么去了?

而我看着他,没来由地哭了。

爱马仕先生慌了,连忙关上门说: 别在这儿哭啊,要不然说不清楚了。你们这些大学生啊,就是太脆弱了。

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 你被甩过吗?没有就不要站着说话。

可以说,爱马仕先生是爱我爱得靠谱的一位男士

放火的老太太

。他在与我相识的第三个月,约我吃饭,手里捧着招摇热烈的玫瑰花。我们谈了八个月零三天的恋爱。周末看电影,节日K歌。和他走在一起,心里没别的感觉,就是踏实,仿佛我遥远的后半生,上了保险,有了依托。那一年他29岁,头发还算健全,肚子也不可怕,刚刚戒烟,吃时髦素菜,练流行普拉提。

他说: 知道不,我想有个家了。

他说出这个愿望的时候,我正坐在他车子的副座上啃海菜包子。窗外是极冷的冬天,十字路口的红灯在细雪里若隐若现。黑色的雨刷在我眼前,划动催眠般的节奏。他把一枚半克拉的戒指推过来,有冷冽的光芒溢进我的眼角。

我曾经在心底无数遍嘲笑过戴瑞的不识时务,然而那一刻,一口包子哽在我喉咙里,让我点不了头。我说: 我 光拿戒指不行吗?

爱马仕先生说: 你当我卢健霆是傻的吗?

是的,爱马仕先生叫卢健霆,他不傻,特精明。11年就让500块变身5000万。

傻的是我。

我辞了职,去上海见了戴瑞。他终于挤进了时尚界,做了某大型美发店的美发助理。彵




1700℃超值气氛箱式炉厂
手动洛氏硬度计
1400℃三温区管式炉厂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