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爱的拐角你在等着七

2018-11-05 09:29:19

爱的拐角,你在等着(七)

每个女孩子开始都觉得他特别,然后陷进去就无法自拔了,唉,你叫我拿你怎么办,你什么都不懂。

木木,好了,怎么这么八婆啊,你照顾好你的锋就性了,好男人那么少,不要被他人拐跑了。

梅露出甜蜜的神情,怎么会。转而对阿欠不断的木木吼道,下午叫他买感冒药。

考试时木木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集中精神,眼前浮现的是叶站在雨中沉默哀伤的脸。自己的话是不是伤了他的心,他的伤还没有痊愈,被冷雨淋会不会加重病情,一想到这,木木就一阵无力,几乎拿不住笔。下课铃一响,木木把卷子拜托旁人飞也似地冲出教室。

因为木木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她知道门不会锁。此时木木站在门前,怎么也推不开,敲了几百遍也没有人回应。很久,木木听到有东西落地的声音,似乎是易拉罐。难道是他在喝酒,不禁敲得更急了。

开门,叶,开门那,你这个疯子,你在干什么?自杀吗,你难道这么没用吗,这样摧残自己,你妈妈如果知道会开心吗,你快开门啊。木木的声音三百里外都能听到,中午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开门好不好。

门终于开了。木木促不及防,一个趄趔,差点扑到叶身上。木木抬起头,这是叶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改变。中午淋湿的衣服还在身上没有换下来,头发潮湿蓬乱好像几百年没有洗过,脸色苍白,眼神颓靡,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可能晕倒,浑身酒气冲天。

木木捂着鼻子走进屋里,地板上散落一地的空罐子,还有呕吐的秽物,散发着恶心的味道。

木木找来一个塑料袋,默默地将垃圾收拾干净,又把地板拖的锃亮。将不成人形的叶拉进卫生间,他的手臂冰冷,木木温暖的手心都似要被冻伤。还好,有热水。木木拧开开关,试了试水温便要转身离开,叶突然拉住她的手,把她拥在了怀里,把她推到墙壁上发疯地吻她。木木死命挣扎,可叶的手臂如钢铁一般怎么也挣不开。叶的嘴唇也是冰冷的,一如木木冰冷的心跳。他满嘴的酒味让木木想吐。终木木一口咬在了他的臂上,他放开了手,无力地滑倒在地。

木木眼中凝着泪,却没有马上逃离。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不忍。热水从喷头里哗啦啦的洒下来,水汽弥漫。木木小心翼翼地问,你还好么?

走,你走。叶歇斯底里地大喊,却是有气无力,声若蚊蝇。

你身体还没好,这样会更难受。

你走,你快走,我不想在看到你,我死都跟你没关系。叶咆哮着。

外面阳光灿烂,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知了在树阴里聒噪的叫个不停。

是冬天,木木的手在辰的手心里,他的手柔软而温暖,她轻轻地依靠在辰的肩膀上。积雪覆盖的城市,香樟巨大的树冠上积满了晶莹的雪,不时有风吹过,就簌簌地落下,轻舞飞扬。童话般的世界,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两个人,多希望眼前的路没有尽头。远方一片苍茫,没有尽头。

木木,耳边有人呼唤。身体被强大的力量提起,越升越高,天空突然亮得刺眼。

木木睁开眼,很不情愿的。美梦被打搅的确是件令人痛苦和愤怒的事情。

好友梅梳着尚在滴水的头发说,辰在下面叫你呢。

大中午的有什么事呢。木木无暇多想,爬起来,穿好衣服,走出大门就看到站在楼下的辰,英俊的脸透出光泽,永远温柔的笑,唇角优美的弧度。只是眼睛如平静的深湖,带着沉郁。木木突然隐隐地不安。

辰方待开口,木木已拉起他的手,辰,这么快就想我了,但天这么热,站在外面,中暑了怎么办。

木木,我……

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对,不该生你的气,让你伤心,你原谅我好么,你也知道,我是比较小气的嘛,任谁的男朋友抱着别的女孩子,她都会生气的。

这时他们走到操场边的香樟树下,阳光穿过树叶细碎地洒下来犹如花瓣,风中有香樟花清幽的香。

我刚才做了个梦,你要听么,那个冬天,的大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雪柔软地绵延至每一个角落,无限美好,就像梦境一样,但似乎我们曾经历过那样的场景,我们……

我们分手吧。辰说,声音冰冷如雪。

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但木木仍竭力支撑着笑脸,希望这是个玩笑,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希望在那跟针穿透心脏之前辰能改变它的方向。

什么?木木有点控制不住表情。

我们分手吧,木木,你是个好女骇,但我想我们之间有点不适合,你会找到真正爱你的人。

这么说,你不爱我咯,那曾经你许下的承诺都是虚假吗,难道一切都是你用来欺骗人的把戏。木木惊讶地发现自己依然深存一丝理智,没有发狂。

辰的身影一顿,但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尽管有些仓皇。

知了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喧哗,也许它也累了,需要点水来润下嗓子,也许它闻到了风中淡淡的悲伤。

风也停了,世界静谧,没有一丝声响。

原来梦的结尾,在十字路口,他放开了手,奔向别处。她默默地站在原处,看着雪将天地填埋,他的身影一下字就消失了。心痛到失去了呼吸,不知不觉泪落满了脸,风一吹,撕裂般的痛。

木木抬起头,阳光猛烈的打在脸上,恍惚中似有彩虹出现,茂盛碧绿的树叶散发着勃勃生机,天空蔚蓝澄净如同信仰。这些美好见证一切,只是为何,这样的美好要用一颗破碎的心来纪念。

这个浓郁繁盛的季节真的不适合离别,这样绚烂而肆无忌惮的阳光真的不适合用来悲伤。

梦虽然美好始终遥不可及,现实的荣光千万不能错过。于是木木擦干眼泪象捏橡皮一样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

一个约会,不小心弄丢了自己的男友,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木木安慰自己。梅常说,三只腿的青蛙难找,两只腿的男人多的象天上的星星数不清,你就算不要,那些星光也要照到你身上,所以……

所以大不了再来一场恋爱咯,明亮的星星又不止一个,只是,木木的心里一暗,只是那些看似明亮的星星,实则离自己好远好远,用光速都追不上。

木木防学就听说辰抱着同班女生无比神勇地奔往医务室的事,还听说那个女生很漂亮,而且温柔可人,是林黛玉类型,乃美女中的,学校几乎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

其实,当时木木在座位上就看到了那一幕。她坐在五楼的窗边正对着操场,课很枯燥,她百无聊赖地看着操场希望能从那些飞扬的身影里找到些乐趣。突然一个女生摔倒了,众人围上去,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男生抱着那女生突围出来。

教学楼旁的小径是去义务室的毕经之路,待两人走进,木木猛地一怔,差点惊呼出声,那男生竟是辰。那个女生亲昵地勾着辰的脖子,目光流转,要多暧昧有多暧昧,看她的表情,那有半点受伤痛苦的样子。

放学后这件事就几乎传遍了全校,尽管是特殊情况,但一个男生抱着一个女生这样横穿校园怎么都是重大。作为辰的女友,她当然不能不问清楚情况。辰却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我是班长,同学受伤了,当然要去帮忙。

为什么非要你送,还抱着她,别的女生不行吗,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那你没病的时候我还抱你呢。辰有点气急败坏。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你一直抱着她好了。木木怒火中烧,气冲冲甩下辰,扬长而去。

你真是不可理喻。辰在后面大喊。

是自己错了吗?遇到这种事,他应该主动解释的,或更痛快的提出分手,免得受辱。木木想着。梅说,要是我是你,早在豆腐上撞死算了,那种男人亏你还死抓住不放,他简直无……她本想想说无耻下流至极。每当生气的时候她的脏话可以不经大脑而一非常顺溜的骂出来,但看到木木的眼神,转而说,简直不可理喻。

木木躺在床上,想若无其事地继续睡下去,可是谁经过这样的事还睡得着,想起那个半途而废的梦,突然觉得晃如隔世。

她没有想过会陪辰走到永远,但她也从来没有预料到会和他这样分手。她早已习惯身边有辰陪伴,他的声音,他的气味。现在蓦地孑然一身,心里空落落的,有点不知所措,好象赖以生存的围墙突然崩塌,危机四面八方地涌来,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明天的生活。

明天,阳光下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年会站在谁的身边,想对自己一样给她无尽宠爱呢?

木木想起去年冬天,每天早晨和晚自习之后,辰陪她跑步,因为一到冬天,她的手脚很容易被冻伤,必须加强锻炼促进血液循环。开始辰总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她不以为意,不久他就主动跑上前来搭讪,这样渐渐熟识了,然后辰每天都会带杯热牛奶给她,爱情象顽强的树在寒冷的风里依靠一杯奶的温度萌芽并开始滋长了。

我并没有付出过什么,不是吗?木木对自己说,从头到尾都是在默默接受这一切,快乐悲伤,分手都是他先开口,自己也只是默默的把手放开。就象那一晚,没有跑步的那一晚,他拉住她的手,说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么。她的脸很红,象冬日里灿烂的阳光。她只是沉默,握了握他的手。第二天她的脚就冻了,还好,此后有了辰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她感觉就是病也是种快乐,她对那个冬天充满了感激而不是憎恶。

一切还象从前,只是少了什么感觉,爱情的真谛就是这样一种朦胧而诱人的缥缈感情里头吗?

木木疑惑,自己是否真的爱过,还是两个人在爱情里都在常着独角戏?

但心痛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

木木把脸埋进枕头里,泪如雨下。

什么?梅惊叫。声音之大把百米外的栖在树上的鸟就惊飞了,他叫你出来就是为了要和你分手?

木木低下头。

这个禽兽不如的杂种。木木骂人的本领真可谓叫人拍案叫绝叹为观止,我去教训他,这不是存心侮辱你吗,他认为说分手还不够,还要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他妈的。

木木拉住她,算了,都过去了。现在我只想静一静。

两人分手好几天,当梅发觉木木每天只知道傻笑或发呆,吃饭时魂不守舍,走路时会不经意落下泪来,总是粘在自己身边,终于感觉不对劲问起时,木木才把实情告诉了她。木木也是怕她找辰算帐,以她暴戾的个性,如果当时告诉了她,这个时候也许辰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因而梅决定过几天再告诉她。时间会消磨一切,也许过些天,我就什么都忘记了呢,那便什么都不重要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开心快乐似要溢出来,从没想过要将其留住,以为一辈子都会记得。现在木木突然想写日记,是不是开始感到孤单寂寞,要用过往和身边的美好才能治疗,是不是开始对感情有了需索。[1][2][3][4][5][6][7]

LNG调压计量撬
紫铜板厂家
连环夺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