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客厅里的一幅字

2018-12-07 19:36:50
客厅里的一幅字 捧着散发油墨香的新书《周慧珺传》,望着封面上周先生慈祥的笑容,勾起我心底里经常涌动着的一件往事。

十多年前,我家客厅里挂着周慧珺先生写的一幅苏轼的诗:“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是橙黄橘绿时。

”这幅字中,周先生的书法含巧于朴、刚劲豁达、脱尽俗格、流畅自如。

配上苏轼大气磅礴的诗句,可谓诗、书两绝。

然而这幅字中,只有下款,没有上款,我总觉得似乎缺少些什么。

有一次集会,和周先生紧邻而坐。

席间说起这幅字,我想请先生补个上款,周先生一口答应。

事后我犹豫了很多天,担心先生工作太忙,身体又欠佳,生怕给她带去麻烦,迟迟没有与周先生再联系这件事。

半年后的一天,我坐在客厅里看报,看到报载周先生的书法作品。

顷刻间,对先生的书法艺术敬慕之情难以言表。

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抓起电话往周先生家里打去,提出想补上款的要求。

电话里,先生诚意地说:“没关系,你拿过来。

让我看看,如果不行的话,我给你重写1幅。

” 我拿着这幅字,忐忑不安来到当年高安路周先生的家,她已经等候了好久。

先生看了觉得再补题上款,天地显得不够,左右撑得太足,有损整幅字的章法,不如再写一幅为好。

她谦逊地问我:“你看,写什么内容为好?”见我举棋不定的模样,先生接着说:“这样吧,你回家再斟酌考虑,想好后再打个电话给我就是了。

” 我翻了唐、宋诗词,总还觉得苏轼诗词才情豪放,气度不凡,诗、词、文、书均有独特成绩。

也许是苏轼曾任杭州通判,家乡情结甚笃的我,从小就特别喜爱苏轼的诗词。

我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更爱念奴娇《赤壁怀古》……但这些词太长。

于是我挑选了苏轼的一首:“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我认为这是苏轼众多的咏西湖景物的诗中,为脍炙人口的一首。

记得有年夏天,与友人泛舟西湖,突然乌云密布,瓢泼大雨从天而下。

大雨过后细雨蒙蒙,笼罩着整个西湖。

友人唉声叹气,咒骂老天偏在此时下起“断命雨”了。

我笑着说:“老兄,你交上好运了。

”我向友人吟起苏轼的这首诗。

此时山如披纱,水似凝雾,湖边草树萋萋,群芳迷离,湖中几只小舟飘荡起伏,好一幅绝妙的山水画啊!雨中西湖之景,妙在朦胧,美在朦胧,使人仿佛看到山水的内蕴与心灵。

难怪古人称这首诗是“,后无来者”的名篇。

从“晴方好,雨亦奇”对西湖的赞评中,我不但可以见到在不同天气下西湖的胜景,也可想象这位诗人即景挥毫时的兴致及其洒脱的性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